一哭二闹三上悠亚

小悠意识到阿贵在外面有女人,是一个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晚上。

晚饭前,阿贵打电话回来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应酬,不用等他吃饭了,公公也去了找牌友打牌,小悠独坐在空荡荡的饭厅里面对一桌子饭菜扒了两口饭,便早早洗漱躺下。

睡到半夜,小悠被窸窸窣窣声音吵醒,睁眼一看阿贵背着她换衣服,发现小悠醒了,他走过来亲了亲她的额头,“吵醒你啦?”

小悠习惯性的在他怀里蹭了蹭,深深嗅着阿贵身上的味道。很好,身上很干净,没有香水味,也没有女人的口红印,只有淡淡沐浴露香味。

可是这份干净太刻意了,为什么要洗了澡才回家?他害怕自己发现什么?

小悠真恨自己此刻还能保持这样的清醒。

嫁给他已经三年了,大学时期,她是令无数男生心动的校花,他是丰神俊朗的国商才子,两人珠联璧合,成为校园里人人称羡的情侣。

毕业后她便嫁给了他,工作也是顺风顺水,直至半年前,阿贵选择创业,因为公公需要人照顾,小悠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,义无反顾的辞了职,做一个全职太太。

只是她没想到人心可以变得这么快,小悠没有像其他女人一样,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,那样只会让自己掉分,只有蠢女人才会这样做。

她要报复,你做初一我做十五,既然你对不起我,就别怪我不不起你,这是小悠当时的想法。

公公虽然年过半百,但人老色心不死,他一直对自己想入非非,刚嫁给阿贵一个月的时候她就知道了。

那是一个天气炎热的早上,小悠贪图凉快,只穿一件小背心和热裤跪着擦地板,不经意间回头发现公公房门开了一条小缝,他躲在门后偷窥一边偷窥自己,一边做着少儿不宜的动作,小悠当时面皮薄,不敢揭穿他,只是当做没看见。

既然你对不起我,你老爸又是老色鬼,那我就勾引你老爸,给你生个弟弟气死你,小悠恨恨的想着。

有了目标,小悠很快就开始了行动,做晚饭的时候,小悠故意在手背滴一点开水,然后“啊~”的大叫一声,公公听闻后连忙跑进来问怎么回事,小悠弱弱地说:“被开水烫到手”

公公虽然是老色鬼,但也十分疼爱小悠,一把抓起小悠的柔荑,白嫩嫩细肉上有几个小红点,心疼地说:“怎么那么不小心,疼不疼?”

这时小悠眼角已有泪花,毕竟她的手也是真的痛,抽泣地说:“有点疼。”

看到小悠这副模样,公公的心都碎了,安慰小悠说,不怕有公公在,人的口水可以消毒,我这就给你舔舔,说完也不给小悠拒绝的机会,抓住她的手,低头就开始舔了起来……

大概舔了5、6分钟公公才停下来,不知是被舔嘛了没知觉,还是真的有效果,小悠真的感到没那么痛了。

公公像是邀功地问小悠是不是没那么痛了,小悠不做声,只是脸上笑嘻嘻心里妈买批的骂了一句:老色鬼!

又过了几天,小悠冲凉的时候忘了拿贴身衣物,公公知道后立即以百米赛跑的速度给她拿来小内内,进门后还装作正人君子闭上眼睛,小悠怎么都想不明白,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是怎么跑出这种速度的。

经过小悠故意制作暧昧,两人的关系有了明显拉近,这天是小悠的生日,阿贵因为应酬没法回来,小悠只好和公公两人在家吃饭,因为是小悠生日,公公提议喝酒助兴,小悠心里不快,也想借酒消愁,两人一拍即合,拿出家里珍藏的玉冰烧,你一杯我一杯干了起来。

人们常说醉酒误事,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,小悠心里难受,得不到发泄,喝了几杯就开始发酒疯,公公借酒壮胆,移身过去抱住小悠安慰她,本来两人就有几分奸情,两个身体一接触,奸情一点就燃……

这个晚上阿贵整晚都没有回家,第二天公公为了避免尴尬,早早就出门去买菜了。

事情有一就有二,几天以后公公再次向小悠求欢,小悠一边担心会被阿贵发现,一边又感到禁忌的刺激,半推半就的又做了一次。

我们都知道,只要搞定女人的第一次,后面的就简单多了,后来公公的求欢,小悠拒绝的态度一次比一比弱。

公公虽然年过五十,但因为年轻的时候当过兵,体力还是很好的,而且他这个人很细心,懂得体贴女人,小悠得到性爱的滋润,以往的不快一扫而空,整个人仿佛年轻了几岁。

公公知道小悠喜欢看超人,鱼水之欢的时候把小悠的小内内往头上一套,大声说道:我是超人迪迦,变身~”说完就跪在小悠面前,低头狂舔面前的美腿。

小悠被逗得乐不可支,这老头还是挺会哄女人的,渐渐的也不得觉他不是那么讨厌了。

女人一旦对某人躺开心扉,就是爱上那个人的时候,小悠爱上了她公公,那段日子里她过得很开心,有时候觉得公公才是她的全部,甚至认为阿贵是多余的,两人奸情热恋,屋里四处留下欢爱的痕迹。

为了保住贞操,她尽量避免和阿贵同房,不是以来月事就是用身体不舒服的理由拒绝,实在找不到借口的时候才强忍恶心和他做一次。

几个月后小悠怀孕了,当她在饭桌说出这个消息的一刻,一家人都很开心,只是她没发现阿贵的笑容很勉强。

第二天,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噩耗传来了,阿贵发生车祸当场死亡,交警调察鉴定为酒驾,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虽然她恨阿贵出轨,但他毕竟还是她丈夫,她对他还是有感情的,小悠感到很伤心。

逝者已矣,生者如斯,一个月后小悠逐渐走出丈夫死亡的阴影,忙完丈夫的后事,小悠才去他的公司整理遗物。

收拾抽屉的时候她发现丈夫的日记,阿贵有写日记的习惯,小悠一直都知道,日记是从一年前开始的,随着阿贵笔迹,往日的点点滴滴不断出现在眼前。

日记反应一个人的心情,小悠翻着一页页日记,仿佛看到丈夫的喜怒哀乐,直至看到半年前的内容,小悠才不敢置信瞪大眼睛。

“3月6日,星期天,天气晴,今天公司又接一个大单子,对方要求很急,看来又要忙通宵了,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拼了,希望宝贝老婆能理解吧!”

“本来答应宝贝老婆回家吃饭,没想到突然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客户,对方酒量不好,扶他去休息的时候被吐了一身,真要命,宝贝老婆不喜欢酒味,还是洗了澡再回去吧”

小悠看到这里很惊讶,难道自己错怪他了?她继续往下看。

“ 今天是宝贝老婆的生日,公司出了状况抽不出时间陪她,老婆对不起,以后再补偿你吧,请原谅老公。”

小悠记得那是自己第一次和公公出轨的日子。

“公司的小张和我说他看到老婆和一个老男人很亲昵逛街,经过他描述我知道那是我父亲,还是老婆有孝心,知道给公公买衣服……”

小悠内心十分震惊没想到自己和公公的事被人知道了,她又继续往下看……

“ 我在家里的垃圾桶发现了一个用过的避孕套,那不是我用的,家里只有老婆和父亲,难道说……我不敢想象。”

“老婆出轨了,对象居然是父亲,被自己最亲的人伤害,那种痛没人可以理解,我突然发现以前所有的奋斗没了意义,一个人偷偷躲在办公室哭了一夜。”

“老婆怀孕了,我知道那不是我的,他们都是我最亲的人,谁能告诉我怎么办?我快要疯掉了。”

日记写到这里就没有了,看完日记,小悠心里充满后悔、愧疚和苦涩,原来自己错怪他了,阿贵并没有出轨,一切都自己一厢情愿的猜测,自己还深深的伤害了他,嘴里不停地说着对不起,眼里流下了悔恨的泪水……[完]

 

SSNI-344

此处内容需要权限查看

您还没有获得查看权限包月VIP包年VIP终身VIP可免费查看

升级VIP免费查看

 

发表评论

登录... 后才能评论